地心爆裂

现充错过vk返礼了 靠

【all柒】首席刺客的中秋节

因为与大春没有交集,所以没带他。
对不起嫩牛五方小哥于是假装师傅出场x
私心tag

感谢你愿意阅读。

——————————————————

玄武国是没有过中秋的习惯的。

呃,好吧,先别忙着咋舌,科学考究没调查过,但至少我们亲爱的首席刺客完全没有这个概念。

也正因如此,当珍爱生命、爱岗敬业的快递员颤颤巍巍着把包裹放在柒家门前,随后立马转身以光速逃离现场的时候,柒拔刀的动作稍稍有那么些迟疑。

白光尚未出鞘,柒先冲这快递小哥翻了个白眼。

照理说,玄武国可不应存在快递员这一行业。相比于科技发达的斯坦国,生活在崇尚武力的玄武国确实称不上便利,可人们彼此互送包裹的少,况且有也大多放在门口就走人,如此风风火火,靠着几分江湖豪侠之气,便也成就了现在这个众所周知没有快递员的玄武国。

而方才这个“快递员”仅是个普通人,想必是受人所托或者磨刀霍霍才敢冒险敲响首席刺客的家门,并且幸运地在完美隐藏住一丝惊讶的柒的眼皮子底下保住小命。

看着逐渐变小的背影,柒心里难免有些无奈。什么人该杀、什么人不必杀,他自己心里有数,组织没下任务,他也没法率性处事,就算拔刀只是半秒内的事,谁敢肯定下半秒不是虚张声势?只可惜现在只有个四方四正的盒子能听他发发无故受冤的牢骚。

某个方面来说,你还算个好家伙。

你是指包裹。

而这话一半肯定一半疑虑。

柒弯腰拾起盒子,掂了掂沉甸甸的重量,科技感尽显的外包装大喇喇宣示着它的来源——斯坦国,同当年某个高调的家伙如出一辙。

中国有句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而现在斯坦国给它在玄武国的臭名昭著的头号敌人送礼,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安啥好心。

不过柒还是打算稍作观察,一棍子打死不是什么好习惯,即便从小被灌输所谓玄武国与斯坦国不共戴天的思想,他也深知这个道理。

只是这一观察,便发现包装右下角中规中矩贴了张纸条,纸条上又中规中矩落满了数字,一连串重复又各有千秋的公式字母搅得柒头大。没人规定刺客必须得懂这些无聊繁琐的式子,他只消明白任务的内容,然后不遗余力地执行。在此刻,他的首要任务则成了破解这个无故出现的盒子。

他试探性地抬手按下了印有斯坦国标志的按钮,盒子左右拉伸下降,夸张的白雾滚滚而出。

柒后退两步,作势拔刀准备迎战。

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神秘武器,反倒有撩人的香气裹着白雾飘了出来。

柒心生困惑,定睛一看。

盒内码着数个表皮金黄、色泽诱人、用料扎实的——

馅饼?

为什么会平白无故收到斯坦国的礼物?为什么礼物里会是几块馅饼?该不会这里面添了毒药,好在谁不知鬼不觉中除掉他们的大患?

自然,首席刺客没那么多精力思考这些问题,更是什没空去想这些题干。

前段日子为了追踪一个惹了事的秘密组织,耗费不少气力,柒原本在家休养几天恢复的精气神,现在被这不明不白的馅饼再度弄了个一团乱麻。

他下意识揉揉头,睡眠不足带来的后遗症阵阵袭来,不断有黑色重影扑向视野,可他摇摇晃晃刚抛下这奇怪的礼物侧身躺下没多久,就又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

声音的主人下手有度,而且很懂门道,独特的暗号特质让柒立马醒神推门,可送东西的人早已经消失了个无影踪。

这回是件用芭蕉叶裹起的东西,上面亮色的丝带系得很好看,与一片嫩绿色搭配得相得益彰,光是看几眼便足以令人心生好感。

柒提起这第二份礼物,回屋拆开,才发现是和前一份来自斯坦国的包裹类似的东西,只不过做工远没先前那么精致。仔细来看更像是手工现做的,从压偏的花纹和烤糊的边角里,还能看到做它的人略显笨拙的手法。

连续收了两份差不多的礼物,柒有点转不过弯,正思考间,门外又有了声响。

敲门声很是猖狂,又带着些谨慎,咚咚咚丝毫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等柒定神扶稳千刃冲出来的时候,本应在门口手足无措的敲门人的气息却忽然消失了。

门口一如既往只剩下了送来的东西。

华丽的包装过于夸张,红白相间的线条有些许张狂,柒向四周扫了几眼,继而淡淡开口:“出嚟。”(出来)

对方是个高手,至少气息掩藏得不错,要不是他意外地在某方面出了差错,柒也不敢肯定自己能第一时间发觉来者尚未离去。

对方迟迟不出现,柒又提高了几分贝,语调却依旧低沉冷冽:“三秒钟。”

那对红眸子盯紧的树后露出的一角鞋尖犹豫了几秒后迈了出来,然后是同包装有过之而无不及般夸张的红发,最后是强行飒飒飘飞的披风和一道常人难以成就的伤疤。

“嚟呢做乜。”(来这做什么)

柒开口,右手悄悄摸上刀柄,他对眼前人实在没什么太大印象,唯有那道伤疤还能勉强触发他早已淡去的记忆。

“你不记得我?”显然对方吃了一惊,随后窘迫地拨了下头发,“呵——算了,我可没时间和你说太多——就是路过给某个家伙送礼物。”

“乜手信。”(什么礼物)

一句询问被柒硬生生压成了陈述,“某个家伙”指的是自己,他不可能不明白,所以对方也没好气地继续:“能是什么?玄武国该不会练武练傻……”

忽然出现在颈边的一记冷风让陌生人浑身抖索,他识相地闭了嘴,双手立刻合十摆在胸前,连连低头鞠躬,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赶紧恢复高高在上的样子,咬紧牙关弹出一句。

“啧,是中秋节的月饼啊。”

不是馅饼吗,柒心底疑惑,低头翻了翻袋子里的东西,在装饰复杂的包装盒里,正卧着同之前如出一辙的饼,等再抬起头的时候可疑的家伙已经不见了。

柒对这个人有印象,可他确实记不起来那人是谁,刺客见过的人太多,不过现在,他至少知道了他或许从未见过的馅饼的真身——月饼。

所谓月饼,必定与月有关。今晚的月亮是什么样,正闲得发慌的柒也提起了点兴趣。

斯坦国没想着害他,柒也费解于这份好心,纵使他有千万个丢掉的理由,可他始终没做。毕竟这是他除了千仞之外收到的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礼物——

哪怕、是来自自敌人。

我会丢的。

但至少不是现在。

他对自己撒谎,将内心沉重的情绪连带着呼出去,取而代之是肺部沁人的凉意。

出于私心,等柒回屋想办法摆好这三份礼物的时候,第四份礼物已经来了。熟悉的感觉如乘风而来,素雅的装饰和独特的气味,他不用猜都知道是哪个素发的男人。

他于这股柔和表象下暗流凛冽的气味中迷失,睡意忽然间阵阵涌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如玉盘般的月亮升上来,玄武国没有路灯的夜晚里,柒盘腿,空对着累有四只各有特色的月饼的瓷盘。

他想起那句在这个日子里寻常百姓们会说的话,也学着启齿。

“中秋快乐。”

说着这语调生硬的一句话之时,柒抬脸直愣愣看着月亮,语气到了后面开始变得飘渺,似是成了不知对谁诉说的梦呓。

“你也快乐啊靓仔!”

不知何处传来的声音令他忽而震悚,柒瞪大眼睛,环顾四周里无人,熟悉到刺耳的声音连同内心的叫嚣,平静又不平静的夜里,唯独月亮静默地吐着清辉,连同静默的几盒月饼一齐静观一切。

“中秋快乐。”

令有四个声音接连附和,朝着各自思念的、同一个人。

【END.】

——————————————————

王子:是月饼不是馅饼啊!
柒:……

祝各位中秋牛逼!码个短打我就要返校补作业辽!tt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