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爆裂

现充错过vk返礼了 靠

【杀业】约会要从小培养系列*宵夜篇

首先还是这里的唠叨,架空设定。

赤羽业幼年设定,杀老师依旧老师。两人在这之前有一面之缘【远目】

不太能掌握性格啊啊还是有些难过的,所以豆丁业?x这里设定是有些早成的孩子。然后杀老师你拐跑了业啥的orz实话来说如果都是不喜欢辣的猫舌头肯定是很萌的吧?

最近看的文比较多得了语言综合紊乱症,感觉有的句子那么耳熟我在哪看过来着……

总之希望能够喜欢 _(:з」∠)_

正文

CP.「杀业」

《约会要从小培养系列*宵夜篇》

杀老师在街口徘徊着。

最近的他奇怪得让他自己都感到诧异,他在街口徘徊,一直来回地走。他向四周看,偶尔撞上别人刚巧向自己投来的眼光,依然会故作羞涩地捂住脸,就好像情窦初开的羞羞答答的少男少女。触手表面极小微颗粒的凸起的触穿透透过手套传达到他的脸上,不知是天生迟钝还是什么其他的缘故,并没有什么大的举动。

“怩呀……!”忽然间他那一对豆子大的眼睛在指缝间探出光来,像站在空无一人的劣质残破的舞台上表滑稽戏的丑角,意外地受到了鲜花与追捧。

人群流动,汇成一条缓慢流淌的河。

不知何时,他已经随着人流前进了,与常人相比显得笨重却拥有20马赫速度的身子倒只得听命于人流。

他本来已经找到了,却再次迷失在人流之中跑。但这时他只能一边在人群里逆行,一边以足够的身高优势来俯视观察。

找到了!

章鱼眼前一亮,本来就小得可怜的眼睛瞬间被明亮的赤色占据了。

“怩呀等等啊小朋友!”章鱼略显滑稽地在人群里挣扎,又像之前一样被送了出去。这像是涨潮的海,毫不吝啬将与众不同的赠予人类,人流自然而然地“赶”出了这个异类。

那孩子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看章鱼,霓虹灯光扑在赤发上,琉璃般通透,仿佛叫人能够一眼看出孩子那聪明的脑袋瓜子。

“哎你是在叫我吗?”

孩子灵巧地穿过人群,蹲下身子单手撑着脸。“奇怪的……章鱼?”他看看宽大的衣服里露出的一点黄色,满怀好奇地掀起来,倒发现自主扭动的黄色触手。

章鱼脸色变了,后背泛起奇怪的感觉,他不由得僵硬地挺起脊背,神色慌张看着面前的赤发孩子揭开自己的衣摆:“怩呀!不要看!”他抽了抽身子,像只受到惊吓的野猫,下意识地一跃而起。

“哈哈哈还……还真是敏感啊!”孩子笑出了眼泪,捂着肚子从地上爬起。

“还有你不在海洋馆待着,跑这里来干什么!”开着玩笑话,他边笑边领着章鱼走,丝毫没有察觉章鱼的不对劲。

孩子蹦跳着坐下:“所以你再一次来找我,只是为了和我交朋友吗?”

公园的木质长椅并不舒服,也当然比不上现代化的皮质沙发。别提还有孩子停不住的身体向前向后倾斜导致旧长椅微微振动。

可二人就这样在路灯温暖的光线下对望着。说是对望,不如说只有章鱼一个看着。孩子则百无聊赖地捉弄着傻傻飞着的虫子。人与人之间总隔着的那一道不可丈量的鸿沟,这两人竟立马横跨沟壑架了座桥。这样攀谈起来,虽不着调但的确令人舒心闲适。

好在风景不错,夜晚的空气中和着淡淡的花香,似乎袅着令人心情舒畅的清甜。

“怩呀是的,你可以叫我杀老师。”

先是自报家门。

“赤羽业,请多指教。”

赤羽业伸出手,手虽还是稚嫩的样子,倒也白净,却常被主人随意地贴上创可贴来遮盖伤口。

章鱼握了上去,为了表示礼貌,他还摘下了手套。

毫不避讳地露出软乎乎的触手。

那两只分开来的“手指”之间有着白色粉末,深深地没如细小的纹缝间,看起来是长期接触粉笔的样子。赤羽业本来还疑惑自己并不是眼前章鱼的学生,就这样随随便便称一个刚刚相识的家伙为师,确实是有些不情愿。

他仔细打量章鱼的衣着,罕见尺码却常见的学士服,琥珀色的眸子生出一丝笑意。

“呐呐,杀老师为什么要和我交朋友。”

他一怔,该怎么回答业呢,难不成告诉这孩子是因为“一见钟情”?

他在内心一下子驳回自己的想法,并且思忖着更委婉的讲法。他心虚似的趁机看看被自己的触手揽在怀里的孩子。

孩子有着鲜艳夺目的赤发,脸庞线条柔和,双眼清澈,年纪小小手背上就有浅浅地勃起的青筋。

“怩呀,为什么吗?我想大概是业君你的头发吧?业君不觉得红色真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颜色吗?”

就像国旗上那个红色的圆一样-----章鱼本还想这样说,只不过看到孩子垂下去的脑袋和那似乎也怏怏不乐的鲜红,反而生咽回去了。

赤羽业不说话了,他盯着水泥地面望得出神。好像他正在想象:红色是多么美丽的颜色呢?

一直挂在赤羽业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由纯粹的漠然、不解和自嘲反复糅合淬炼出的复杂表情,慢慢地表现在他的脸上:

“原来就是这么肤浅的原因啊。”

然而赤羽业带着嗤笑轻哼了声,像是听到了某个个了无意味的冷笑话一样。

杀老师本来还想着赤羽业会因为自己的夸奖而高兴,谁知道非但如此,还落了个“肤浅”的牌子。

令人捉摸不透的孩子。

“怩呀是吗?”

赤羽业无声地沉默着,几乎可以看得到围着他的黯淡苍白的空气。业没有回答他,他的眼睛仿佛两池融金,却映满了红灯绿酒。他远远的看去,看得入神。

杀老师只好一边自己想自己说,可是他愣是想了半天说不出来。

“我饿了,去吃宵夜吗?”赤羽业跃下。

“怩呀,聊到这么晚了吗?”

两个看起来根本挨不着边的人的对谈,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落下了帷幕。

看到对方不耐烦地踢着石头,杀老师才挪动着他的身子跟在小孩的身后。

锅中冒着热气,食物翻腾在冒泡的沸水中。

客人们都很享受美食,说着“我开动啦!”这样类似于孩子的话。偶尔有几声招呼老板的叫声,却在这起风的夜里被袅袅上升的热气模糊,声线在烧酒的催使下晕晕乎乎。

美味的食物总能使人心情大好,特别是体型高大的黑人老板操着一口别扭拗口的日语,一边把择掉的菜叶丢进垃圾篓里,一边不断夸赞自家的火锅底料,仿佛经他这么一夸就变成人间少有的美食了般。

每个人都很高兴的样子,可赤羽业浑身都不自在。

桌对面的章鱼吃起东西来一幅讲究的样子,先是不断对勺子中的食物吹气,很显然是想吹凉这发烫的肉片。等他终于要将肉片送进嘴,却又忽地再吹几下,最后才心安理得地小嚼几下,咽下肚去。

赤羽业使劲将草莓牛奶的包装袋吸得反复发响来表示自己的不满。这不但没提醒章鱼,反而引来了别人的目光。他们笑着看向章鱼,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的是眼眸中看似成人的衣服下藏着巨大触手。

客人们仅仅将他们认作是哪家的父子, 瞒着女主人夜不归宿却带着孩子来吃宵夜。忍不住轻轻发出一句“日子真好真幸福啊”这样的感叹。

当赤羽业专心地吃起盘子里的食物时,小孩子气地故意将食物捣碎,引起章鱼“浪费粮食不是好孩子”的警告。看着对方有几分生气的样子才眉目欢愉地将那些奇形怪状的食物吃掉。

“这就对了啊业君。让为师为你科普一下火锅吧怩呀,火锅也叫古……”

也没经过对方同意,杀老师就负起老师的责任指导起来。然而赤羽业听了却玩心大起,将先前杀老师硬塞给他烫青菜高高夹起,在空中大幅度的摆动,以为是小孩子吃饭调皮玩的把戏,却没想到筷子会突然一松,而青菜飞溅着汤汁轻飘飘地落在他的碗里。等杀老师滔滔不绝之后回过神来,赤羽业已经把更美味的鱼丸放进嘴里。

“咕咚声很好听对吧?”说着业就将丸子

用筷子挑进锅里,有意悬在半空中,让丸子自由落水。确实发出“咕咚”声但同样溅了杀老师一身的汤汁。

杀老师咽下之前欣慰的感叹,还是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尔后看着盘内的绿色凝固体抽了抽贴在眼眶上方的假眉毛。

“浪费粮食不是好孩子哦。”赤羽业托着腮帮,面色不善,却认真又专注。

杀老师下意识地重复了他的话语,这是他之前对业说的。没想到现在还被眼前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娃娃摆了一道。

业轻松地舀了满满一碗羊肉,挑起眉毛一脸欢喜,一边呼呼地吹凉碗里的食物,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为人师表的话就应该做个榜样吧。”

带着微笑的赤羽业再次故意把蘸了很多芥末酱的肉片放进章鱼碗里时,没有漏掉对方额角的黑线。

“怩呀怎么可以这么对为师……嘤嘤我真的好伤心……”然而杀老师还是维持着正常的表情吃了下去,虽然他是个可笑的猫舌头。他大口地吞了唾唾沫,芥末酱呛人的辛辣味儿刺激得他喉咙发痒,鼻涕眼泪不受控制都要流下来。他再一次露出丑态,慌慌张张地起身接过老板好心递来的水,咳嗽个不停。后才发觉由于自己的洋相导致赤羽业乐得直不起腰。

“为师必须要好好调教一下你了!”

章鱼双手叉腰,丝毫不知害臊,硬是与小孩子叫起了板。最后他摇头叹气地站起身来,舀起满满一勺子的白菜,一股脑全部倒进了对面那人的碗里。赤羽业显然不高兴,他把眉间皱得深深的,淡淡的眉毛歪七扭八地蹩在一起。充满遗憾口吻的话语间溢出了难以察觉的恶意:

“哎哎还真是小气……”

这一顿宵夜吃得并不平静,不过人群时而莫名爆发出的一阵大笑或打打闹闹的起哄声很好地掩盖住了二人之间的互相整蛊。

“那么再见咯章鱼……噢杀老师!”

敌不过睡意的侵扰,赤羽业一路小跑准备回家。最后他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与杀老师告别。

业留给他最后的也是最为深刻的记忆忆,就是独自站在那里,像是一棵刚刚起步发芽的精力旺盛的树,不断地从他那纤细的身板板上上伸展枝叶,,枝子上星星点点地几点点绿意。

然后他高举起手,仿佛可以触摸到天。随意摇晃着,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

杀老师头一次看到那样的笑容,放荡不羁可又有着孩子独特的灿烂明丽。

明天以什么样的形式约业君出来呢。

啊啊摩天轮看起来不错。

//全文-FIN//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