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爆裂

现充错过vk返礼了 靠

【秀业】复失的死亡拥抱

# . 深夜六十分的产物只不过昨晚码着码着睡死了.
赤羽业死亡设定灵魂设定.
浅野学秀寻找赤羽灵魂并且要将灵魂支配起来.
似乎是倒序有些难以理解的文体.
ooc可能,一般“――”后的话为笔者自言自语,有时是起解释说明作用.另外笔者自言自语的成分穿插了全文.
文末的想法主要是想着肉体逐渐回笼但最后拥抱牵系到死亡.
最后支配未遂的浅野只是得到了死对头的以灵魂消失为代价的真正意义上的拥抱罢了.
希望喜欢 . #

CP[秀业]

有什么东西攀上你的脊背,亲吻你的耳垂,抚上你疲惫的双眼,就这样难得安静地沉睡在你的肩膀上。

你没有理会他的戏弄,依然不变地迈着步子向这楼梯口前去。

啪嗒落下的是鞋跟与地板亲密接触造成的灰尘,除此之外是你隐藏下来的真实的笑意从微微咧开的嘴角泻了一地。

你感觉脚下生风,肩膀上的东西似乎是一张纸,没有重量。

――有没有感到恶心呢?

――没有。因为我会让他黏着我,而且只能是我。

既然现在支配不了肉体,那么我就支配他的灵魂。

黑暗。

黑暗。

黑暗。

黑暗无光。

被时间腐朽的空气在门被突然打开地那一刻获得了新生,于是在流动的新鲜空气中漂浮着扑鼻而来的令人窒息的腐臭。

浅野学秀摆手赶走了面前眯人眼的灰尘,他在黑暗中在墙壁上摸索着灯的开关,很快便凭着不错的记忆找到按钮的所在。

待灯光充斥了整间屋子,他这才发现四周的一切都落上了一层灰,厚厚的铺在上面,还若有若无地一块两块地结上残破的蜘蛛网。

脏乱不堪。

――屋主人究竟多久没有收捡了呢?

沉默。

当然,你我都知道,即便屋主人是个作风不良的混混,也不会放任自家住宅破落成古董的吧。这就好比一个不恰当的比喻,鬼也会把鬼屋打扫的漂漂亮亮的,只是一定意义上它们所指的漂亮与我们人可不一样。

好,那么下一个问题。

――距他上一次从冰箱里取出似乎取不完的草莓牛奶是什么时候呢?

沉默。

浅野学秀想也没想地颠了颠刚从冰箱里取出的草莓牛奶,一样的重量甚至有些胀包,失去了最新鲜的甜腻芬芳,牛奶颜色几近透明。

但浅野鬼使神差地拆开包装,而且奇妙的是在舌尖感受到变质牛奶的微妙味道之后他竟将原本皱成一团的眉毛自然地舒展开来。

真奇怪啊,不是吗?

诶?你说你不明白?

那我们换个问法吧。

――赤羽业,那个中三狂妄的家伙死了多久呢?

――没听错哦是死。

这时盒子发出两声凄惨的叫声。

噗叽噗叽。

浅野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牛奶盒子,退出门外,熄了灯又掩上了门。

倏忽,他看见尽头那一片长绵的黑暗之中的一束白光,惨白地浮在半空中,沉重又不失轻盈,灵巧却又多了压抑。

仔细一看,那白光又晕出了一片红色的暖色调。

浓浓浅浅,不住地要吸引人。

他径直走向那一片未知的领域,第一次没有任何的迟疑,可脚下的步子却特意缓了缓。他整理自己的领带,光明正大地就领着黑暗走向唯一的亮光。就像当年牵着他那椚丘的沦落丧犬的愚蠢同学走向希望的太阳一样。

轻车熟路地像走在自己精心布置的不限自己的棋局,KING看似随意地做着大胆而又谨慎的动作。

“赤羽业,赤羽业。”

他张口闭口都是那人的名字,睁眼闭眼都是那人张扬的红发和漂亮的眼眸。

着了魔,撞了邪,一位姓为赤羽的恶魔,一种名为业的邪。

“做好被支配的准备了吗。”

他昂首挺胸地站在那白光之下,向着空荡的四周说道,声音沉稳而又不紧不慢。

他等待着对方按耐不住性子就来挑衅他,然后他就――

“抓住你了――”

浅野立即反手拉住那似乎向他伸来的一只手,却发现那不过是一缕幻尘,消失之际仿佛挑逗着他的理智,要将冷静拉至底线之下。

脑海里就不由地现出死对头的脸。这是对方除了那张叽哩呱啦能说会道的嘴之后最惯用的办法。

浅野稍稍压了压愠火,便很有兴趣地等着对方另外的举动。

他似乎可以想得到如果自己毫不恼怒狼狈的话对方会不会憋的脸红脖子红或者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

“赤羽,我知道你在那里。”

“只会躲躲藏藏还真不是你的作风。”

“某人变成胆小鬼了?”

他一个人对着无人的空白似自言自语般,狭窄的境地反常地传出轻轻的回声。

想必倘若理事长见到自家儿子这样的愚蠢行为一定会毫不委婉地建议他去看看心理医生的。

毕竟理事长可不敢保证能医好自家儿子的病。

但是浅野不是笨蛋。他有着不逊于他父亲而且比其它任何人都要精明的头脑。因此他对自己现在的情况了如指掌。

这是心病。

记得中国有句古话:心病还需心药医。

幸运的是他不仅知道这点还知道那所谓一剂良药是赤羽业。

“赤羽,算拜托你。”

正在浅野上方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赤羽业的魂魄不由得一颤,是在求自己?尔后赤羽业饶有兴致地托腮望着昔日的学年第二。

“给我一个拥抱。”不像是请求却充斥着命令语气的话。

似乎是迟迟等不到对方的回应,浅野转身就要离开。他转身迈步,每一个动作轻微缓慢,像是故意放慢了动作。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他留意着他头顶的地方传来的似乎是鬼魅交谈的嗤笑声。

什么啊,竟然是这种愿望……

“那么就勉为其难地抱下你好了,学年第二――”赤羽业一跃而下,轻轻飘飘地落在地上,一袭罕见的白衣,却执拗地套上黑色。

他透明的双手穿透过浅野的身体,轻轻地环在他腰际,同时将头贴在在他的背上,感受对方传递着的不真实的温暖。

好暖和啊……

他不知不觉已在浅野背上陷入沉睡。

然而赤羽不知道,浅野学秀的请求不过是个玩笑――那是浅野为了引他出洞设下的局。

黑暗之中浅野弯弯嘴角,终于抓住你了。

不过,谢谢你的拥抱。

“暧,口是心非――”

以灵魂状态存在的赤羽业插嘴,他似乎炼就了能够读心的伎俩。

“还有啊笑得真难看啊。”赤羽继续嘲笑。

“笑给你看还真是浪费。”浅野在黑暗中顿足,“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吗。”

“才不要――”

突然背上似乎有了点重量。

一个完全存在的身体抱住了浅野,环住他脖子的是有着不变的黑色外套的主人。

“这样才是真正的拥抱哦浅野。”

温热的呼吸,跳动的心脏。

浅野欲伸出手。

忽然那红发碎成无数的白色纸片消失在黑暗之中。慌忙之下浅野伸出手来想要抓住那些飘散的碎片。

――啊,可惜,还是没抓住。

【END.】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