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爆裂

现充错过vk返礼了 靠

【白黑独】第78次

第一次写APH同人。
而且还是我最无法掌握的异色。
希望能够帮我指出ooc的地方。
以及这是一个屯在文档里很久很久的东西,希望不会有朽木的味道影响兴致。

感谢你愿意阅读。

————————————————————————————————————————————————————————————————————————————

爱因斯和路德维希同居已经不是件稀罕事了。

那夜路德难得兴致高涨喝了个酩酊大醉,一不小心没刹住和爱因斯撞了枪擦了火,完事后虽然想尽了千万种方法,结果倒是两人的这种关系默认了般定了下来。

这对双方无疑都有好处。双方彼此爱慕已是不知多久,又都腆着脸不愿意先说。

没有人调侃是不可能的,卢安西诺,那个招人烦的小恶魔,在爱因斯面前用夸张的语调提起这件事不知几回让爱因斯脸上覆上越发厚重的阴霾。

不过爱因斯依旧像往常那样从不理会。

而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爱因斯皱起眉头望着窗外一片亮眼的灿金色,漂亮的颜色像极了某个人的头发。然后他凭借自己的好得过分的视力,从那片金色中瞧见了一抹不加杂质的蓝色。

天气好得有些不寻常。

不寻常得竟然让路德维希的脸在天上大致被云朵和阳光修饰出来。

同时,越是好天气,越会让人放松懈怠。

此时的爱因斯正好应验了这句话,他仰躺在沙发上小憩。深色的夹克被他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美好的霞光在这无数隆起凹下的褶皱上悄无声息地跳跃流淌。

路德维希还没回来,临出门前他就说过今天行程很忙,可能会回来得晚。这倒是一如既往地从不出差错。

临走前那家伙也有补充说,厨房里有些食物……也要记得保持干净整洁,唠唠叨叨的一直是那个老妈子路德。

想到这里,爱因斯撇了撇嘴,随即将目光扭转了方向。

墙上的挂钟敲了第6下。

已经到饭点了。

他打开冰箱,里面如路德所说摆放着可食用的新鲜蔬菜和罐头。可爱因斯想也没想地无视了这些东西,随即称他心意的发现了几捆黑啤掩在几瓶斜倒着的水果罐头后面。

爱因斯将沉甸甸的啤酒夹在臂和腰间,凉意顿时透过薄衫侵入他的骨肉,一时间令他精神了不少。

瓶口随意往桌角一磕,掰开瓶盖,吞咽下依旧冒着凛凛凉气的啤酒。

凉津津的液体淌过他的嗓子,进入胃部最后化作一声满足的气泡从口腔里吐出。

一人、一帘、一桌、一酒,像是孤独的浪人在余晖下酣畅淋漓。

可爱因斯从不会孤独,无论如何他都有路德维希。路德维希,这个可靠的男人,是他的对立面,是他的异色体,更是他的恋人。

“啧,这么矫情一定是那家伙的关系。”

准确的说,爱因斯只有在路德维希面前才会变得如此矫情。这也大概是每对深爱着彼此的恋人间的通病。

他用拇指揩掉了唇边的酒,扯扯嘴角带动了脸上那道饱经岁月打磨的咖色疤痕。

突然,原本静谧中掺了些稳定缓慢的脚步。

他轻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在那。”紫色的眼眸底下翻滚着金色的浪涛。

“混蛋。”明明早就回来了吧。遮遮掩掩、躲躲藏藏这种无聊的把戏到底是哪个无趣的小滑头教给你的?

“Küssen Sie mich .”将空瓶丢到一边,作为惩罚今天必须陪我好好玩一把。

唇于唇无声的触碰。

由小心逐渐变得畅快,再后来就是近乎疯狂地撕咬与被撕咬。

酒味通过舌尖传递进了路德维希的口。

蓝色和紫色的深邃海洋都晕染上了金色。

宛如当天酒醉引发的事件。

今天要再重演第78遍。

窗帘被拉下,光没法进来了。

【END.】

——————————————————————————————————————————————————————————————————————————————
感谢你能阅读到这。

ooc请谅解。如果能指出,感激不尽。

评论(1)

热度(13)